中国的计算机视觉,为什么成了美国的眼中钉?

  • A+
所属分类:软件资讯

  

中国的计算机视觉,为什么成了美国的眼中钉?

 

  文|脑极体

  美国实体清单的大锤,终于落在了中国AI企业身上。

  当地时间10月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8家中国企业在内的28个实体纳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其中包括科大讯飞、旷视、商汤等等一系列我们所熟悉的AI企业。

  相比华为被列入名单时吃瓜群众们的震怒,这时人们已经显得平静许多,不论是股市还是大众的关注度,都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异常,或许是我们早已习惯了美国洽谈之前必上名单的“套路”。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几家企业都表示自己境外业务占比不大,对于芯片、操作系统等也早有备案,因此影响不会很大。

  当我们自己不会乱了阵脚时,反而可以更清晰地看到美国一系列举措背后的行为逻辑。

  计算机视觉的独角兽们,何以比肩基础科学与设施?

  在美国的实体清单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系列名字:在科大讯飞、旷视、商汤之前,有中科曙光这样的计算企业,在之前,还有一系列与华为相关的企业。而在华为之前,我们还能看到一系列高校、超算中心、物理/航空航天/空气动力等的研究机构。

  不难发现,美国的实体清单之于中国来说,其目的不在于收益,而是限制发展,甚至可以说是通过对技术合作链的打破来破坏现有成果。

  由此可以发现,在这一系列领域中,美国都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威胁。这其中包括物理这样的基础科学,也包括航空、超算、5G这样直指未来发展的基础设施。不难理解,在大国博弈的背景下,双方的科研实力是如同摆在牌桌上的手牌,牌局如何影响的是未来世界的秩序。更何况美国已经在5G上体会到了落后的危机感,此时自然会出手进行限制。

  相比之下,这一次AI企业们的入选,就显得相当令人玩味。比起名单的物理、航空航天,这些专注于计算机视觉算法的AI企业似乎显得太“轻”了,而且相比科研机构和高校,这一次被列入名单的有不少是最近几年崭露头角的独角兽企业。

  能够引起美国如此高度的重视,不由得让人困惑,尤其在与AI相关的语音、数据、知识图谱等等一系列的技术中,为什么偏偏计算机视觉成为了美国的“眼中钉”?

  美国对中国计算机视觉的忌惮从何而来?

  首先我们要回答一个问题,中国计算机视觉之于美国,真的已经产生了威胁吗?

  面对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层面给出肯定的答案。

  首先中国企业在AI技术上的创新实力已经逐渐显露,就拿人脸识别这一计算机视觉中应用较为广泛的类别来说,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的2018年全球人脸识别算法测试结果显示,排名前11名的企业,只有两家来自美国,剩下全部来自中国、俄罗斯和立陶宛,其中中国企业还包揽了前五名。

  而在去年CVPR上,苹果和谷歌赞助举办了一项关于不同光照条件下双目摄像机图像分析竞赛,获胜者则是中国国防科技大学。

  同时中国也为计算机视觉提供了更好的发展土壤。中国除了拥有较好的移动互联网基础,让人人都能利用手机使用计算机视觉技术外,一直以来实行的人脸采集政策也让相关技术可以进入更多公务领域。

  同时中国对于学术研究的支持力度也相对更大,在2007年至2017年期间,由中国政府参与或支持的AI研究论文增长了400%,但在美国,企业参与支持的论文数量是政府的七倍。

  剩下的,还有很多细节。像是中国企业对这一技术近乎于激进式的推动,以及计算机视觉与战争武器、自动驾驶等等关键领域的密切联系,以及相对于民族隔阂较深的语言领域,计算机视觉更方便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覆盖。

  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对中国计算机视觉的发展产生警惕忌惮几乎是必然的情况。

  中国计算机视觉的重要一步:打破合作,成为对手

  但在此前,中美之间的计算机视觉产业更多是竞争与合作并举。

  在研究机构Science Examiner推出的2017年-2024年全球计算机视觉市场行为分析和预测中,Science Examiner将英伟达、英特尔、高通、苹果、谷歌等等列为了全球计算机视觉市场的主要参与者。Science Examiner认为在这一市场中,芯片开发者和硬件组建开发者的作用力要远大于单纯的技术研发者。